ASSIST PLUS助力战胜抗生素耐药性

· 客户证明

ASSIST PLUS助力战胜抗生素耐药性

抗生素耐药性是全球医疗健康服务系统所面对的主要问题。隶属于绍斯密医院的PK/PD实验室正在借助我们的ASSIST PLUS移液工作站VOYAGER可调枪头间距移液器来评估有可能进入临床试验的实验化合物,即评价它们对革兰氏阴性菌耐药菌株的抑制活性,测定其最低抑菌浓度(MIC)。由于每个月要进行数千次测试,因此,GNA NOW团队在ASSIST PLUS上实现了其流程的自动化,以减轻繁琐、耗时且可能出错的手动处理所带来的压力。高级研究员Adrianna Olejniczak解释说:“革兰氏阴性菌是抗生素耐药性不断增强的主要问题,每年都会夺走很多人的生命,同时也给全球的医疗体系带来了巨大的财政负担。GNA NOW项目致力于寻找能够战胜这种耐药机制的新化合物。该项目涉及欧洲各地的众多团队,这些团队在临床和临床前试验领域中各有所长,彼此紧密合作、分享结果,同时也会将结果分享给开发相关药物的制药公司。我们在该项目中的工作是肉汤微稀释和潜在抗生素的MIC测定。”

自动化堪称实验室救星

一旦发现有希望的新化合物,就需要对其进行广泛的测试,来确定其对每种类似物的优势和劣势,并进行精制和改良以增强有利的特性。Adrianna继续说:“目前我们研究的菌株有50多个,但最多可以达到500个,也就是说在一个月内需要进行数千次的MIC测定。你可以想象手动完成这些工作有多费力和耗时,我们经常要持续数小时的移液。”

Adrianna in the lab
Photo courtesy of GNA NOW and Southmead Hospital, Bristol

该实验室开始寻找其他的工作方式来提高他们的测试质量,同时减轻每月约4000次检测所带来的手动移液压力。很明显,自动化正式他们所需要的。“我们发现了ASSIST PLUS和 VOYAGER可调枪头间距移液器,事实证明,它们简直是实验室的救星。GripTip移液器枪头也是颠覆性的,因为它们不会莫名其妙的脱落,”Adrianna说。“最开始,我们将ASSIST PLUS与一支8通道的VOYAGER搭配使用,后来又购买了2支12通道版本,这让我们的通量得到了更大的提升。通过对12通道VOYAGER移液程序的优化,我们得以进一步缩短运行时间,充分利用系统的潜能,尽可能快速和高效地执行我们的工作流程。

简单、灵活的移液

“现在,我们使用ASSIST PLUS和VOYAGER移液器在96孔板中进行MIC测试,即将含有一定量抗生素的培养基分配至孔板,然后加入接种过细菌培养物的培养基。我们可以在ASSIST PLUS上使用很多种不同类型的试剂和细胞培养储液槽,另外,如果需要操作的是对温度敏感的培养基,也可以使用加热块。同时,我们仍然可以灵活地手动使用VOYAGER,比如在只需要制备一块孔板的情况下。”

使用ASSIST PLUS 移液工作站搭载 VOYAGER 可调枪头间距移液器进行样品重排布

轻松编程

GNA NOW团队使用VIALAB软件来编制ASSIST PLUS的移液工作流程,非常简单直观。Adrianna解释说:“移液程序非常易用,我们可以轻松地对它们进行必要的调整来满足不断变化的需求。你可以通过VIALAB为你的流程选择每一个环节的组件(包括储液槽、微孔板和移液器),然后按照所需的体积和时间逐个步骤的编制工作流程。编制完成后,你可以实际模拟该流程,确认无误后在开始使用。只需几分钟就可以设置一个新的程序,将VOYAGER安装在ASSIST PLUS上即可开始运行。能够如此轻松地自定义我们的程序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,这意味着所有人都可以做到。”

可重复性更好,错误更少,更轻松

事实证明,自动化为Adrianna和她的团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。“有了ASSIST PLUS,我们只需要设置好就可以离开了,不再需要长时间高度集中注意力,并且可重复性也远比手动移液时更好。当你不得不手动完成每批50块孔板左右的移液时,你的眼睛会非常的疲劳并且很容易出错。使用ASSIST PLUS就不会出现这些问题。自动化对新员工特别有用,他们通常需要经过大量的手动移液培训才能达到该项目所需的精度、准度和一致性。而使用移液工作站则意味着我们不必再担心人为误差——他们要做的只是按下按键,开始运行而已。操作员间的差异性也被彻底地消除了。一切都变得更加一致。对于如此快节奏、工期紧张的项目来说,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。手动移液根本无法与自动化操作相提并论。” Adrianna总结说。